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新闻频道 >> 长城内外

新华全媒+|“最酷炫视角”探访中国“桥梁博物馆”——贵州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2021-10-15 09:47:09

  贵州思南至剑河高速公路剑河县岑松镇段桥梁春色(2019年3月23日摄)。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由贵阳开往昆明的G4135次列车经过贵州省安顺市境内的水桶木寨特大桥(2016年12月28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这是贵州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平塘特大桥(2021年8月9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建设中的贵州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大小井特大桥(2018年9月12日摄)。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这是合龙后的遵余高速飞龙湖乌江大桥(2020年4月29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这是2018年8月9日拍摄的北盘江大桥(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这是贵州贵阳至黔西高速公路鸭池河大桥(2021年7月23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遵余高速湘江大桥(2021年6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渝贵铁路从贵阳北到重庆西的D8592次首发动车经过遵义市境内的乌江大桥(2018年1月25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这是位于贵州省贵定县的贵南高铁桐子园双线特大桥施工现场(2021年6月11日摄)。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位于贵州省独山县的贵南高铁银坡河特大桥和建于清光绪年间的古桥蒙家桥沐浴在朝阳中(2021年4月1日摄)。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贵州瓮开高速开州湖特大桥开始架设缆索(2021年1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一列动车组列车驶过贵州安六高铁彭家冲一号大桥(2020年7月7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一列动车组列车驶过成贵高铁鸭池河特大桥(2019年12月2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这是贵州都匀至安顺高速公路云雾大桥合龙场景(2021年1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贵州省仁遵高速公路大发渠特大桥施工现场(2021年4月22日摄)。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兰海高速贵阳至遵义复线扩容工程楠木渡乌江特大桥(2018年10月6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2020年4月28日凌晨拍摄的贵州剑榕高速公路清水江特大桥建设场景。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一列动车组列车从成贵高铁西溪河大桥上驶过(2019年12月16日摄)。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是2021年10月12日拍摄的贵阳市黔春立交桥(无人机全景照片)。

  在贵州高高的山岗上,万桥飞架。作为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贵州的桥梁数量多、类型全、技术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创造了数十项“世界第一”。贵州桥梁覆盖了梁桥、拱桥、悬索桥、斜拉桥等,几乎包揽了当今全部桥型,是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关键词:贵州,桥梁博物馆
责任编辑:张晓鹏
推荐阅读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监督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