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纵论

【长城评论】博士生举报导师医生?乱装支架背后还有多少黑幕

来源: 长城网  熊志
2019-05-21 18:12:58
分享:

  ●特约评论员 熊志(广东)

  日前,有微博用户爆料称(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

  苏大附一院的官网上发布的医生出诊时间表显示,每周二和周四上午杨向军分别在苏大附一院总院和十梓街院区出诊,但目前一直到5月底的四次门诊均为“停诊”状态。

  苏大附一院十梓街院区大内科护士台向澎湃新闻证实了停诊信息,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诊”。

  该医院党委办公室另一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杨成军被调查是事实,“但其他情况医院这边也不清楚”。

  苏大一附院官显示,杨向军不仅是苏大附一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还是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副院长、大内科主任、心血管内科主任。杨向军的擅长心血管内科疾病的诊治,尤其是心血管疾病的介入治疗,包括冠心病心绞痛、急性心肌梗死的介入治疗;各种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治疗;心脏永久起搏器植入术;先天性心脏病的介入治疗等。

  目前关于案件的细节并没有公开,根据相关信息,杨向军被调查是事实,但网帖爆料中的一些关键细节,比如是否存在乱装支架,且装一个回扣一万元,目前仍然有待证实。不过博士举报导师的情节,在增添戏剧性之外,仍然会带给外界一种医疗回扣触目惊心的联想。

  事实上关于心脏支架领域的暴利,早已不是第一次被聚焦。根据媒体报道,心脏支架包含了成本、研发费用后的出厂价,往往只有几千元,然而经过层层流通环节加价后,溢价程度最高能达到出厂价的8至9倍,最终费用经常会高达一两万。

  居高不下的回扣,滋生出各式腐败,而负责主刀的医生,往往成为其中的关键一环。比如此前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借采购心脏支架收回扣近400万。

  从医学的角度讲,心脏支架有着临床副作用,为了收取回扣而乱装支架,用谋财害命来形容都不为过。而且,心脏支架这种医疗器械,都是经过层层审批才能进医院,厂家直供医生不太现实。所以用患者健康冒险,所反映出来的,不只是某个医生医德的沦陷,其背后还有一整条流通环节的利益链,对此同样有必要彻查。

  此次风波源于博士生举报,这种内部爆料的模式,固然看点十足,且牵出了潜规则,照见了医院和医生的黑幕,但另一方面偶然性太高,而且不可复制。

  事实上,医疗领域本身就有信息高度不对称的特点,它给吃回扣提供了土壤。尤其心脏支架手术,不同于普通的感冒发烧,有着高度的行业壁垒,对缺少专业知识的患者来说,往往只能服从医生的医学权威,靠医生道德自律,因此自然容易成为被围猎的羔羊。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被调查的杨向军,还不是不规范的小医院医生,其工作的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本就是首批三甲医院,而杨向军在当地乃至全国的业界知名度都不低,还是全国和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如果不是爆料,普通人几乎很难想像,他会冒着违法的风险吃医疗回扣。

  一个在重点三甲医院行医,且荣誉加身的专家,理论上应该给患者带来一流的医疗服务,但他居然也涉嫌与回扣扯上关系,这种结局让人叹息,更说明围绕医疗器械衍生的灰色利益链,侵蚀的能力足够强大。和此前媒体对心脏支架暴利的报道,倒是形成了相互呼应。

  过去的讨论中,围绕以药养医导致的过度医疗,或者医疗器材回扣,会有一些带辩护色彩的观点提到,医生职业风险和收入不成正比,因而会想着通过药品、器材来薅患者的羊毛,在普遍的潜规则下,很难苛责某个医生。这样的说法其实是混淆是非,且无视作为相对弱势者的患者的利益和冷暖。

  此次意外的爆料,再次揭开了医疗行业见不得光的一面。当然,鉴于心脏支架领域的暴利传言屡见不鲜,它注定不会有太高的新鲜度。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博士生举报导师,为事件增加了看点,也为正视医疗回扣注入了额外的压力。接下来,希望看到从上到下的彻底调查。

关键词:乱装支架,博士生,举报,导师医生责任编辑:张晓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