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纵论

巴黎圣母院大火,我听到历史的心碎声

来源: 长城网  吕京笏
2019-04-16 15:56:20
分享:

  巴黎时间2019年4月15日18时50分许,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教堂,巴黎最具代表性的历史古迹——巴黎圣母院燃起熊熊大火,800年的古迹部分被焚毁,标志性的塔尖在滚滚浓烟之中轰然坍塌。一切都在燃烧,木质框架上什么都留不下。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这是整个法国,整个法兰西民族和全体天主教徒的灾难”。

  巴黎市民跪在远处,望着正在燃烧的圣母院,唱起忧伤的赞歌。近800年时间的淘洗,它遭受过数次破坏并留下痕迹,但始终坚强伫立。这一次,卡西莫多的敲钟声,再也无法回荡在钟楼塔尖了。历时180多年,在1345年建成,圣母院早已成为古老巴黎的象征,牵动着所有关乎建筑、文学、历史与爱情的回忆。

大火前与大火后对比图。来源:中国日报

  看着塔尖坍塌的视频,我仿佛看到亚诺站在尖塔上眺望巴黎城,静静倾听这座老建筑讲述着几百年的历史故事:路易十四的王朝、革命党人的法兰西、拿破仑帝国、无产阶级的巴黎公社……圣母院背后是一段段波澜壮阔的故事,更折射出一个时代的灵魂。每天凝望着圣母院,就像历史凝望着自己,心中一定是不缺少信仰的吧。

  建筑是大地的岩层,时代的浪潮都裹挟着新的冲积土日夜不息,每一代人都在这座纪念性建筑上铺上他们自己的一层。如今,大火在巴黎圣母院呼啸而起,席卷过千年往事,终成云烟,躲不过历史摧残。巴黎,死去了一部分。

大火前与大火后对比图。来源:中国日报

  据法国媒体报道,圣母院内最重要的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已经被成功抢救,路易九世的一件长袍也得以保全。但不少其他文物的状况依然未知,其中包括三部管风琴、大钟,以及一些油画和雕塑;闻名世界的圣母院大玫瑰窗也有可能受损。

  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提问道,“时间和人使这些卓绝的艺术遭受了什么样的摧残?关于这一切,关于古老的高卢历史,关于整个哥特式艺术,现在还有什么存留给我们呢?”

大火前与大火后对比图。来源:中国日报

  骨架、拱顶、玫瑰花窗……巴黎圣母院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哥特式建筑的重要代表作,是整个人类文明的瑰宝,矗立在塞纳河畔,她的历史地位与价值无与伦比;其中的珍贵文物,更是历史遗留的馈赠,是先人们用智慧凝结而成的宝贵礼物。很多人还没来得及瞻仰,却很可能已经“圣母院一炬,可怜焦土”。文明,失去了一根流传的血管;人类记忆的基因,留下永久空缺。

  《巴黎圣母院》中,雨果写道,“在墙上写这个词的人,几百年以前已从尘世消逝;就是那个词,也已从主教堂墙壁上消逝,甚至这座主教堂本身恐怕不久也将从地面上消逝”,一场大火,一语成谶。卡西莫多再也无法拥抱自己爱的艾丝美拉达,冉·阿让永远留在了自己的“悲惨世界”中。

大火前与大火后对比图。来源:中国日报

  “漫威之父”斯坦·李去世时,有人说,原来时间才是最大的反派。如今,巴黎圣母院也远离我们而去。在浩瀚的时间长河中,每个人都如此渺小、无奈,在浮浮沉沉中挥手,猝不及防地作别曾经熟悉到忽略的记忆。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好在,巴黎圣母院留下了三维复原模型,马克龙也对媒体承诺,法国人民将一起重建巴黎圣母院,并宣布将发起一场国际筹款活动。但是,就像每隔24小时,始终都会回到原点,却永远不会留在明天,巴黎圣母院珍贵的文物和景象也很难回到从前。

  背负过荣耀和愧疚,华美和深邃,久远的神权和多变的人性。我们期待着浴火重生的巴黎圣母院去见证更久远的时光;也更希望,所有古建筑都能得到妥善切实的保护,不要让这样的大火再一次灼伤人心。(吕京笏)

关键词:巴黎圣母院,大火,历史古迹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