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新闻频道 >> 专题库 >> 专题新闻

专访刘海莹:塞罕坝开发建设缔造三部“史”

来源: 长城网 作者:吴绍冰 贺宏伟 2017-08-07 15:03:57

长城新媒体记者专访塞罕坝机械林场党委书记刘海莹。记者 吴绍冰 摄

  长城网6月30日讯(记者 吴绍冰 贺宏伟)从“一棵松”到世界最大人工林海,塞罕坝每棵树的年轮都记载着生态文明的进程。6月30日,长城新媒体记者在河北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座谈会结束后,第一时间专访了塞罕坝机械林场党委书记刘海莹。当天,塞罕坝机械林场被河北省委、省政府正式命名为“生态文明建设范例”。

  塞罕坝开发建设,就是一部共产党人团结带领广大职工群众自强不息、战天斗地的创业史

  塞罕坝海拔1010-1939.6米,年均积雪7个月,年平均气温摄氏零下1.4度,年摄氏零下20度以下天数120天。“对于常人来说,仅适应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就已非常困难,但塞罕坝人愣是在流沙中植树,在荒漠上建房,创造了‘人逼沙退、绿荫蓝天’的奇迹。”作为塞罕坝精神的传承者之一,刘海莹切身感受到,塞罕坝开发建设,就是一部共产党人团结带领广大职工群众自强不息、战天斗地的创业史。

  1962年9月,369名平均年龄不足24岁的创业者从四面八方集结,奔赴塞罕坝,没地方住,就用草坯建起简易的干打垒,用石头和莜麦秸秆搭起草房。“头天晚上烧一壶开水,第二天早上就冻成了冰坨子,连尿盆也全冻成一个冰疙瘩。”刘海莹说,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当年即栽下了1000亩树苗,然而到了秋天,却发现成活率不足5%。来年春天又造林1240亩,可成活率仍然不足8%。连续的失败,一度冷却了年轻人的热情与激情,冰冻了歌声与笑声。

  关键时刻,党组织是主心骨!林场首任党委书记王尚海带领技术人员攻坚克难,改进了传统的遮荫育苗法,在高寒地区首次取得全光育苗成功。信心,开始在平均海拔1500米的高原上回暖。“令人难忘的是1964年早春的马蹄坑会战,120名党员职工带着新培育的树苗挺进马蹄坑。白天气温在零下2度,每个人的雨衣外面都溅满了泥浆,冻成了冰甲,走起路来,咣咣直响,但大家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叫累。”刘海莹告诉记者,大干3天,坡上全部栽上了落叶松;20天后,机械栽植小苗,放叶率达96.6%。面对一片稚嫩的绿色,王尚海等人嚎啕大哭,泪如雨下。

  今天,马蹄会战的地方,高大茂密的落叶松已经结为林海。遵从老书记王尚海的遗愿,人们把他的骨灰撒在了这里,并将这片林子命名为“王尚海纪念林”。王尚海,成为塞罕坝上一面不倒的精神旗帜。

塞罕坝第三代务林员于师傅。记者 胥文燕 摄

  塞罕坝开发建设,也是一部老中青三代塞罕坝人艰苦卓绝、永不言弃的奋斗史

  五十五载,沧海桑田。三代塞罕坝人用青春、汗水、智慧甚至血肉之躯,同土地沙化顽强抗争,将荒漠变为绿洲,把风沙挡在塞外,构筑了一道为京津阻沙源、涵水源的绿色屏障。作为第三代塞罕坝人之一,刘海莹切身感受到,塞罕坝开发建设,也是一部老中青三代塞罕坝人艰苦卓绝、永不言弃的奋斗史。

  1963年,大家正高高兴兴地准备回家过年,可赶上一场大雪,根本无法下山。于是开始铲雪,连铲3天,下山的路刚刚打通,又一场大雪袭来,只得回山过春节。在另一场暴风雪中,林场干部孟继芝因雪大迷路失踪,全场人出动雪夜急救,终于在一个雪堆里找到了已经被冻僵的孟继芝。命是保住了,但从膝盖处,他的双下肢被截掉了,19岁的他从此再也没有站立起来。

  青年骨干曹国刚最大的心愿是把油松引上塞罕坝,改善林场的树种结构,半辈子的心血也都花在了这件事情上。他有严重的肺心病,到后期呼吸困难,心肺衰竭。说不处话了,他就用笔写,写经验、写教训、写设想。弥留之际,他喘息沉重,脸色发紫,眼睛却依然瞪着。妻子知道他想啥,伏在他耳边哭着说:“放心吧,我还让孩子搞林,把油松引上塞罕坝!”

  上世纪80年代,赵福洲、陈秀玲夫妇每年都要在不通水电、没有人烟的望火楼待上好几个月,用的是煤油灯、蜡烛,喝的是雪水、雨水,吃的是咸菜、干馍。1984年冬天,怀着身孕的陈秀玲在刷洗水缸时重重磕了一下,瘫倒在地,但由于风雪太过猛烈,15个小时后陈秀玲才被送到医院,早产的孩子只活了一天半便夭折了。哭过、痛过,但两口子还是选择了坚守。

  “林场里,9座望火楼中,有8座都是夫妻共同坚守的,人们也把这些望火楼叫做夫妻望火楼。55年来,共有近20对夫妻守过望火楼。55年来,上百万亩的塞罕坝没有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刘海莹在讲述这三件往事的时候,心情久久都难以平复。他说,这样感人的故事在塞罕坝不胜枚举,而且还在不断上演。

从“一棵松”到世界最大人工林海的塞罕坝机械林场。记者 刘飞 摄

  塞罕坝开发建设,还是一部中国高寒沙地科技攻关、绿色发展的进步史

  在物质和技术几乎一片空白的条件下,塞罕坝机械林场几代人坚持科技引导、勤于钻研、大胆创新、攻坚克难,先后攻克了高寒地区引种、育苗、造林等一项项技术难关,取得了多项科学技术成果,实现了创新发展的自我超越。作为林场现在的领路人之一,刘海莹切身感受到,塞罕坝开发建设,还是一部中国高寒沙地科技攻关、绿色发展的进步史。

  樟子松落户塞罕坝就是一项令人瞩目的创举和发明。樟子松是生长在内蒙古红花尔基的抗旱耐寒树种,若引种成功,正好可以解决塞罕坝沙地、石质山地的绿化问题。1965年春天,技术人员李兴源用雪藏法贮藏种子,5月初播入苗圃。“育苗,必须用大粪做底肥,他就在路上捡拾马粪驴粪羊粪,还让妻子缝制了一套专门掏大粪的工作服。”据刘海莹介绍,经过三年努力,樟子松育苗终于成功,并茁壮生长在塞罕坝其他树种难以成活的土地上。

  2011年以来,林场把石质阳坡作为绿化重点,整地时先把石块挖出,大穴深坑整地,再人工客土回填,树苗选用25厘米以上、培育2年以上的大规格樟子松良种容苗器,种好后覆盖地膜保墒。这种方法使石质阳坡造林成活率达到98%以上。“我们创造出一个个营造林技术的新突破,多项科研成果获国家、省部级奖励,5项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刘海莹自豪地说。

  如今塞罕坝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可涵养水源、净化水质1.37亿立方米,固碳74万吨,释放氧气54.5万吨,可供199.2万人呼吸一年之用,空气负氧离子是城市的8至10倍,每年提供生态服务价值超过120亿元。这是一代代塞罕坝人在茫茫荒原上躬耕不息、接力不止,造就了中国高寒沙地生态建设中史无前例的奇迹。

  “刚才,我代表三代塞罕坝人从克志书记手中接过‘生态文明建设范例’牌匾的那一刻,除了激动和兴奋之外,也深感肩上责任的重大。这是对我们工作的巨大鼓舞和鞭策!”刘海莹表示,他一定带领好新时代的塞罕坝人,牢记总书记的嘱托,不负省委省政府的期许,传承“忠于使命、艰苦创业、科学求实、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当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排头兵,为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关键词:刘海莹,塞罕坝,专访
责任编辑:李丹
推荐阅读

独家策划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监督我们 | 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