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当前的位置: 长城网>>新闻频道>>国内>>各地纵览
拆迁户不满补偿方案微博留遗书 区政府缓拆(图)
http://www.hebei.com.cn 2010-12-18 08:59 长城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昨天,王国栋站在面临拆迁的房子前。柴春芽 摄

  昨天,王国栋站在面临拆迁的房子前。柴春芽 摄 

  12月16日是青岛市四方区政府规定拆迁户王国栋搬迁的最后一天,按照区政府12月3日下达的强拆通告规定,如王国栋不自行搬迁,12月17日后,政府将择日依法进行强拆。昨天,青岛市四方区新闻中心主任齐玉峰表示,区政府将暂缓拆迁王国栋的房子。 

  此前的12月6日,王国栋在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遗书,表示要“用鲜血捍卫自己的私宅”,引起网友关注。 

  拆迁是否违法 

  齐玉峰介绍,王国栋住宅所属的拆迁改造项目,是2010年青岛市政府确定的“危旧房改造,城中村改造”之一。这一地块大部分房屋为解放前后几年修建的,平房、筒子楼居多。 

  王国栋对这一土地开发项目有诸多质疑:一是按国务院规定,政府应先收回原土地使用权再进行出售,而四方区政府于去年先招拍挂出售土地,到今年6月才进行拆迁,违反了规定程序;二是拆迁实施单位“拆迁改造办公室”,不具备拆迁资质。 

  此外,王国栋还质疑拆迁方在办理拆迁许可证时,应提交的建设项目批准文件等“五证”不齐全。 

  齐玉峰回应说,招拍挂在前拆迁在后的工作次序,是根据青岛市《关于城中村(居)改造项目招拍挂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七条规定进行的,该规定允许这一工作次序;由“拆迁改造办公室”来负责拆迁实施,开发商签署了委托协议,不存在缺失拆迁资质的问题。 

  齐玉峰说,拆迁方“五证”齐全,拆迁人在办理拆迁许可证时,向有关部门提交的证明材料,现都存档,“不可能弄虚作假”。 

  补偿是否合理 

  经营着一个小店的王国栋,对拆迁补偿方案不满,他表示,政府给予的补偿过低,每平米补偿7200元。此外,他家住在一楼,开了商铺,政府应予置换商铺或者给予适当补偿。 

  齐玉峰介绍,该片区的拆迁补偿政策是依据《青岛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制定的,拆迁补偿采用就地房屋补偿、异地房屋补偿和货币补偿三种形式,由被拆迁人自由选择。房屋评估公司是由拆迁户投票自己选的,当时附近较新的二手房价格为每平米八千多元,在当时是四方区拆迁评估最高的。 

  王国栋选择的是就地房屋补偿,按照规定,他可以由现在64平米的房屋,置换一间95平米的新房,政府补贴十几平米,个人需要掏十几平米的差价约十余万元。根据青岛市有关规定,民房即使开了商铺,仍然只能按照民房置换,可以给予经营面积每 平米60元计发10个月的补偿款,约为37800元。 

  王国栋认为,房子虽然大了,但从板楼变成塔楼,使用率降低了,自己有门面,补偿不合理,拒绝商谈。 

  齐玉峰表示,区里已经了解到王国栋发微博的事情,希望双方能够尽快达成协议,“为了缓解对立情绪,区政府决定暂缓强拆,进一步加强与拆迁户的沟通。” 

  齐玉峰还介绍,强拆通告并非专门针对王国栋,当时一起下达拆迁令的还有另外三户居民,现已有两户签署补偿协议,正在与包括王国栋在内的其他两户沟通,争取早日签署补偿协议,避免强拆。 

  ■ 对话 

  青岛居民王国栋,因房屋面临强拆感到求助无门,在微博上传遗书后,众多网友留言劝阻,部分网友还拨打青岛110热线请警方对其救助。王国栋随后表示深受感动,“要好好活着”。 

  “网上发遗书,并非仅为拆迁款” 

  王国栋表示,陌生网友的关心给了他希望,即使房子被拆,不会停止维权 

  “听证会上我唱了国歌” 

  新京报:你上网发遗书,表示要“用鲜血捍卫自己的私宅”,主要是因为拆迁补偿达不到你的要求吗? 

  王国栋:我今年6月时拒绝签协议,的确是因为政府给得太低了。但我前几天在网上发遗书,并非仅仅是钱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我在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过程中,感受到无力和绝望,所以才会写下那样的遗书。 

  新京报:对拆迁补偿方案不满,你试过走法律途径吗? 

  王国栋:9月份的时候,区政府下了行政裁决答辩通知书,拆迁方把我们几十户不签协议的居民给告了。 

  我和两户邻居请了律师,10月13日在当地法院立案。按法律规定,法院立案后,就要中止行政裁决程序。我们当天就到拆迁办递交材料,申请中止行政裁决,但到了10月21日,却收到落款为10月12日的同意强拆的行政裁决书。 

  一旦强拆的行政裁决做出,拆迁方就可以强拆,即使我们提起复议和起诉,这期间他们也可以不停止强拆。 

  我对走合理合法的途径维护权益彻底不抱希望了,真到了强拆那一天,唯有以命相搏这一条路了。 

  新京报:12月6日,你在微博上传了遗书,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决定的? 

  王国栋:11月份,四方区拆迁管理办公室组织的强拆听证会,有政协和人大代表参加,我把收集的拆迁违法的资料拿给听证人员看。 

  我在听证会结束时大声说,我们全家将会在强拆那天,用生命去捍卫我们的私有财产。开完听证会当晚,我就写下了遗书。 

  新京报: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决定太过轻率,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王国栋:如果事情仅停留在最初,为了多一些钱的补偿,这个代价是太大了。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变成了我对自己基本合法权益的捍卫了,如果不能安全、有尊严地活着,那么生命也没有那么珍贵。 

  新京报:你以死相拼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更多的补偿还是别的什么? 

  王国栋:我从没考虑过我死了,他们会给我家人多少补偿。我只是希望用我的鲜血将那些违法的人钉在十字架上。 

  新京报:邻居知道你的打算吗,他们如何看待此事? 

  王国栋:听证会上,我的演讲不时被旁听的邻居以热烈的掌声打断。最后我唱起了国歌,旁听的邻居们都跟着唱。 

  我觉得歌词很贴合我内心的感受,“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网友专程救助感动了我” 

  新京报:写遗书时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家人? 

  王国栋:当然考虑过,我那封遗书从夜里写到4点,经常就写不下去了,想我的孩子将来怎么办。所以,遗书中很多都是写给父母和妻儿的,希望妻子照顾好我父母和孩子。 

  新京报:你父母、妻子知道你的赴死打算吗? 

  王国栋:他们都不知道,我怕他们会担心和反对。我只是把遗书传给我关系不错的两个网友,他们一直支持我维权。 

  我将遗书发上网的第二天,妻子从网上得知,并把事情告诉了我母亲,我们一家人抱头痛哭了一场。我妈骂了我,不许我做这样的事情。 

  新京报:为何想到把遗书发到网上? 

  王国栋:我曾对强拆听证会抱有希望,当时气氛很热烈,参与听证的人大代表也跟我说,政府需要好好协调。但12月6日9点,我看到我家门上贴上了强拆通知,一下子就绝望了。我就跑回我租的房子,把遗书发到网上,当时就是想让更多人知道。 

  把遗书上传后,我就去找了汽油,然后找人把我家后门焊死,决定强拆时和他们拼了。 

  新京报:想到网上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吗? 

  王国栋:没有。因为老房子不能上网,我晚上六点多去出租房吃饭时,上网才看到大家的回复,足有五六千条,都是救助我的,劝我要冷静不要过激。当时非常感动,吃了饭我又回到老房子看房子去了。 

  新京报:听说还有网友为你报警? 

  王国栋:是的,我回到老房子仍然很激动,就绕着房子一圈圈走。到了凌晨,警车来了,我以为是来抓我的,很害怕,但是旁边几个网友告诉我,是来保护我的。我根本不认识这些网友,但他们专程跑来救助我,真是太感动了。 

  新京报:网友说服你了? 

  王国栋:其实,应该说是打动我了,这些陌生网友的关心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活着,就有希望。 

  “我理解那些质疑的人” 

  新京报:据说你的事还得到了青岛市长的询问? 

  王国栋:没有,这个是网上的不实消息。我自己没有接到询问,从政府那边了解的,也是没有。 

  新京报:也有网友质疑你在炒作,利用网络舆论促进自己的事情得到解决。 

  王国栋:我知道,看到过很多这样的评论,而且事情的发展也的确是向着这个方向进行的,我理解那些质疑的人。但我发遗书的时候,真没有这么想,当时非常混乱,绝望,就想着让更多人知道,不管有没有转机。 

  新京报:现在是暂缓强拆,如果以后还要强拆,你怎么办? 

  王国栋:我不会去以死相拼做过激的事情,这也是我答应网友们的。但即使我的房子被拆了,我维权的脚步也绝不会停止。 

  我的网名是“青岛横枪立马”,就是说要横枪拦住不法行为,我会继续以各种方式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我已无路可走,他们把我逼上了绝境。只有用生命去维护我的尊严了! 

  …… 

  我可爱的儿子,爸爸给你取名“浩然”就是希望你能做个正直的男子汉,浩然正气于身。长大之后你要好好学习,做一名栋梁之才。如果你能当官,切记不能欺压弱势群体!不能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摘自王国栋12月6日微博内容

关键词: 拆迁;微博;遗书

稿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长城网编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