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视界

“器官们”组队为他圆梦 一个人的篮球队有哪些背后故事?

来源: 央视网  
2019-04-22 09:05:07
分享:

  央视网消息:两年前,16岁的少年叶沙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父母将他的心脏、肝脏、肺脏、左右肾脏、左右眼角膜捐献,救助了7个人。因为叶沙酷爱篮球,七个接受他器官中的五个人组成了一支篮球队:叶沙篮球队,并在今年WCBA全明星赛上表演,实现了叶沙的篮球梦。

  这支篮球队的故事打动了无数人,《面对面》记者采访到了协调捐献的湖南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中心主任何一平以及几位受捐者,听他们讲述“一个人的篮球队”背后的故事。

  心碎时刻母亲拒绝捐献器官父亲却催促:快点快点……

  2017年4月26日中午,湖南长沙,16岁的叶沙突然感到头痛。父亲赶回家时,他已经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父亲立即把他送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但医生诊断,叶沙颅内出血严重,自主呼吸微弱,深度昏迷,对任何刺激无反应,即便进行开颅手术,挽回的希望也很渺茫。4月27日早上7点20分,叶沙被宣布脑死亡。

  何一平是湖南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中心主任,得知这个消息,她带着同事找到了叶沙的父母,他们要做的是,劝捐。

  儿子突然离世,叶沙的母亲无法接受,她情绪激动,明确表示不想捐献儿子的器官。可另一边,叶沙的父亲却坚持要捐出儿子的器官。

  记者:他父亲为什么那么坚决,要做这件事情?

  何一平:第一次脑死亡判断那一刻,他给他一个医生同学打了电话。这个同学说这么鲜活的生命不能让他走,建议他爸爸进行器官捐献,所以他爸爸甚至催我们快点快点,害怕儿子的器官到最后会没有用,这还是很少遇见的。

  摆在叶沙父亲面前的,是一张“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在这张表上,心脏、肝脏、肾脏、肺脏、眼角膜等器官名称列成一排,同意捐献哪个,就在“确认”项前打勾。

  悲痛欲绝的父亲以少见的坚决面对着这张表格,他一个对勾一个对勾打下来,到肺脏时,停下了。他抬头问何一平,“我能留下肺吗?”他说,孩子的母亲想留个念想。当时,通过系统中的数据匹配,何一平接到反馈,有一位等待心肺联合移植的病人已与叶沙配型成功。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忍再要求什么,叶沙父亲的那位医生同学找到了叶沙的父母。最后,叶沙的父亲在“肺脏”面前,打上了一个勾。

  何一平:我站在门口看见爸爸一个勾,就把那个勾给勾了。

  记者:那是最后一个念想?

  何一平:对。

  记者:其实这个勾打起来简单,真的下决定挺难的?

  何一平:对,他不能下决定,可能是要满足妈妈留一个念想。但是后来他自己又反过头来,留个念想只是个念想。这边又可以救到一个人,他很坚定地把那个勾打了。妈妈也就看着,妈妈没说话,靠在爸爸的身上。

  两年前捐出妻子器官两年后成为受捐者叶沙的肺让他重获新生

  最终,叶沙的生命在7位素不相识的朋友身上得到了延续。这其中,就包括已经被尘肺病折磨了19年的刘福。刘福出生在湖南农村,18岁开始在不同的矿井间辗转,28岁的时候,被确诊为尘肺病。之后,尘肺病转成了矽肺病。

  刘福:2013年以后走路走五十米都走不了,走五十米就开始喘不过气来,起码要坐在路边,坐五到十分钟。自从得病以后,全靠我老婆一个人承担,那个时候跟我一起做矿井工作的有二十二个人,目前剩下的就我一个人了,其他的都死了,死亡很快的,那种病一感冒就憋死了。

  记者:没有别的方法救治吗?

  刘福:那个时候是没有的,幸亏我娶了个贤惠的老婆。家里劳动全靠老婆一个人承担。那时候每个月的药费都需要三千块钱,靠这些药维持生命,我老婆娘家有时候也照顾一些。

  2015年,刘福的妻子意外去世。作为病人家属,刘福从湖南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中心主任何一平那里,第一次知道了器官捐献。当时,刘福忍痛捐献了妻子的肝脏和肾脏,成功挽救了3个人的生命。

  刘福:主要原因是有三个病人需要拯救,他们已经是生命垂危了,住在医院里面等着器官移植,深深体会这个病痛折磨和痛苦,那种煎熬是受不了的,所以我就答应捐献了。

  在签署捐献妻子器官协议的时候,刘福根本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等着别人的器官救命。在痛失妻子的打击下,刘福的自身疾病加速恶化。在那之后没多久,他自己就收到了医院的病危通知单。要想活命,肺移植是唯一的出路。但活的代价太大了,仅手术费就要五六十万。他为自己想好了死法,甚至实施了跳楼计划,但一段半人高的栏杆,他却怎么也翻不上去。

  湖南省红十字会系统对器官捐献者家属会有定期回访,通过定期回访,刘福的情况被他们发现。2017年,湖南省红十字会把已经放弃治疗的刘福送到了具有心肺移植资质的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何一平:我在北京开会,接到了娄底红会会长的电话,告诉我刘福回去了,又被护士长给找回来了。因为当时他说他没有钱不可能做移植,自己偷偷跑了。我到医院以后,看他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后来我们讲你不要考虑这些,钱我们大家来帮你,肺源我们大家帮你找。最终医院明确提出来手术费由他们来承担,省人民医院那边帮助承担后续抗排斥药,红十字会帮助他今后的生活和工作。

  有了这样的承诺,刘福的生命有了希望,但这个希望能否实现,关键在于能否找到合适的肺源。2017年4月27日,刘福在湘雅二医院住院的第50天,早上,管床医生通知他不要进食,可能有肺源。

  肺源就来自叶沙。本来,叶沙父亲最后打勾同意捐献的肺与另外一个孩子配型成功,但由于叶沙身高一米八,结实健壮,肺已是成年人的大小,而孩子的胸腔较小,移植后的肺有可能会碰上胸壁。于是,叶沙的肺机缘巧合配上了刘福。

  刘福从来没想过自己能等到肺源,收到通知的那一刻,他把头埋进被子里,儿子躲进了卫生间,两人的哭声穿透了整个病房。

  刘福:后来上手术台的时候,医生问我害不害怕,担不担心。我说不担心,我很高兴很兴奋,如果做好我就重生了,没做好我就解脱了。

  录音表谢意追悼会上父亲感动不已

  50岁的胡伟,是叶沙肾的受益者。他的母亲死于肾病,父亲做过肾移植。2016年,胡伟也得了尿毒症。在接受肾移植之前,他住在ICU,肾移植手术的第二天,他就出了ICU。当他得知自己的肾源来自一个16岁孩子时,刚出ICU的他录了一段话。

  在叶沙的追悼会上,叶沙父母听到了老胡的声音:你们孩子的部分捐体在我身体里安家了,它现在很好很棒,我会带着它,好好地一起感受世界,真的非常感谢。

  何一平:追悼会上把这个录音给叶沙爸爸听的时候,他拿着手机,一直在说谢谢你,谢谢你。他都没有清楚知道这是个录音,他就觉得是那个受者跟他在对话。他对着手机喊:谢谢你,谢谢你!

  “器官们”组队圆梦叶沙篮球队传递大爱

  故事并没有结束,叶沙生前喜欢篮球,半年后,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策划安排下,受捐的7人中,有5人从湖南、江西等地来到北京,拍摄了一部宣传短片。短片中,他们选择了叶沙生前最喜爱的篮球,组成了一支名叫“叶沙”的球队。

  48岁的刘福,在队里列20号;49岁的胡伟,列1号;13岁的颜晶,列7号;53岁的周斌,列4号;22岁的黄山,列27号。五个人站成一排,球衣上的数字正好定格在叶沙离世、他们获得新生的2017年4月27日。而16岁的叶沙,是这支球队里的16号。

  今年2月,“叶沙”篮球队WCBA全明星赛上表演,实现了叶沙的篮球梦。

  叶沙爸爸给队员们写过一封信。信中写道:

  叶沙球队的每一位队员你们好,我是叶沙的爸爸。

  叶沙的离去对我而言,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的了。今天不重要,明天也不重要,生活不重要,生命也不重要。

  你们的出现让我有了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在我对叶沙的日思夜想当中,甚至在我的梦中,你们就是我不离不弃的念想。叶沙在我身边生活了16年,而今我将这16年感情揉成了若干份,分派到你们每一位的身边。愿你们带着叶沙的眼去感受灿烂阳光,带着叶沙的心去感受多彩的世界。

  带着叶沙,日日相伴,夜夜共眠。

  器官捐献不是人类的天性,是教育的结果

  目前,中国器官捐献数量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但因人口基数大,供需之间仍有巨大鸿沟。中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约有30万人。而在2017年,全国只有两万人做了器官移植手术。

  叶沙的故事影响着人们对器官捐献的态度。据何一平透露,“一个人的篮球队”视频及相关消息发布后,湖南省捐献报名人数大幅上升。仅2019年3月份,湖南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中心就接收志愿报名登记2989人,创历史新高。2019年前三月的报名总数超过2018年前半年的总和。

  作为受捐者,“叶沙篮球队”的5名队员也都已经签署了器官或者遗体捐赠协议。他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器官捐献志愿者的队伍中,把大爱传递下去。

关键词:器官,篮球队,圆梦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