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长城网 >> 新闻频道 >> 24小时即时新闻

姜太公在此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2017-06-09 00:00:00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有关姜太公,“姜子牙”是闯入我记忆中的第一印象,它来自戏。戏有魔力,我丝毫不怀疑。演姜子牙的戏更像一首悲壮的史诗,历经三千余年的发酵、沉积,演绎出一个荒诞而又美丽的故事,成为不老的传说。“悠悠岁月长长的河,一个神话,就是浪花一朵;一个神话,就是泪珠一颗。”儿时,人们对古装神话剧《封神榜》的痴迷,是现代科技向百姓生活渗入的成功一面。这和老辈儿看的戏不大一样,但本质上没有区别,热热闹闹。被土地圈住了生活的父辈,一辈子连县城都没去过,戏既是他们看世界的窗口,又承接着历史。戏外,看向西是黄河孕育的灿烂文明,往东则是梦境一样的大海。日出初光先照,在这片祖祖辈辈赖以刨食的黄土地上,有数不清的寺庙祠观,用以保佑子孙,其中就有太公祠。

山东日照遍布着陵阳河、两城、东海峪、尧王城、丹土等重要的史前文化遗址,是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典型代表。禹夏以降,地属东夷。周武王十三年“封少昊之裔兹舆期为莒子,都于计”,封建诸侯,藩屏周室,日照为莒之封地,秦置郡县,地属琅琊郡,西汉置海曲县。

对日照人来说,姜太公吕尚(太公望)既是从神话中、戏曲里走出来的人物,又有历史可以触摸,因为传说这里是太公故里。姜太公的里籍,历来争论不一,“太公故里日照说”有如下证据:《孟子·尽心》:“太公辟纣,居东海之滨。”《战国策·秦策五》:“太公望,齐之逐夫,朝歌之废屠,子良之逐臣,棘津之仇不庸。”《吕氏春秋·首时》:“太公望,东夷之士也。”《史记·齐太公世家》:“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后汉书·郡国志》:“太公望所出,今有东吕乡,又钓于棘津。”《齐乘》:“莒州东百六十里有东吕乡,在琅琊海曲,太公望所出。”《路史·国名记甲》:“太公乃出东吕,吕,莒也。”

姜太公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记载最为详细的是《史记·齐太公世家》,不但参考先秦史料明确说他为“东海上人”,而且对其身世也阐述较多。海曲故地日照,为齐之东境琅琊郡下辖县。西汉时即在此设“东吕乡”,那时的东吕乡,即今日照市东港区秦楼街道一带,这不仅符合姜子牙为“东夷之士”的说法,也同孟子、司马迁“东海上人”的观点一致。另从《日照县志》《莒州志》《沂州府志》及清代日照名士丁恺的《望奎楼遗稿·西海征》等方志史料来看,明万历年间东吕乡尚有遗迹可考,秦楼街道的冯家沟村即“太公望所出”的故里,张家台筑有规模可观的姜公祠,因年代久远,塌圮失修,这些遗迹也只能在诗词史籍中找寻了。“曾读邑乘见遗诗,鹰扬有像双白眉。此祠尚留神宗末,何年瓦窜垣墉圮。”诗人的感慨为历史作了注脚。

比之历史,民间传说与风俗同样斑斓。农家盖新房,上梁时要请太公出面保平安,贴出“上梁正遇黄道日,立柱巧逢紫微星”的对联,花檩上贴“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姜太公封了诸神,唯独老婆没有得到封神,闹来闹去,太公烦不过,顺嘴一句:“看你啰里啰唆的,活像个穷神。”无意中被封了神,可她走到哪里,穷到哪里,老百姓诉苦,姜太公就对她说:“有福之地别再去了。”过年,家家都贴“福”字,以驱穷神。

如今能寻得见的,是离秦楼街道不远处的一座小岛,被命名为太公岛,有大路连接史籍中所载太公台处。登岛远眺,感知历史,海曲故地福在山水、慧在人文,姜太公的修德惠民、富民强国思想也永为镜鉴。

(作者:赵威)

关键词:太公望,姜太公,东吕乡,里籍,海曲,姜子牙,东夷,史记·齐太公世家,封神榜,少昊

责任编辑:jockb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