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关宗山:为国家机密护航16年

来源: 千龙网 作者: 2015-05-15 08:55:46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飞机失事、他国特工策反、外交邮袋被盗、被抢、海上轮渡遭遇强风、所乘汽车险落悬崖……这并非谍战剧里的剧情,而是真实生活中出现过的场景,是上世纪60、70年代关宗山和他同事们的亲身经历。这一切,也因为他们手提着装有国家机密的邮袋而显得与众不同。如今,关老正忙着整理手头的照片,准备9月份在建国门街道办图片展,将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年轻的下一代。这也是这位历经风雨的老人,在晚年步入平淡生活后的新活法儿。

外交信使的工作让很多人艳羡:公费旅行、走遍全球、坐头等舱。然而这看似光鲜的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高风险、耗体力、没有固定作息时间、随时面对突发情况……一位俄罗斯前外交信使曾这样回忆道:“每当我手提外交邮袋踏上飞机的那一刻起,死神便于我同行。”

一种看似普通的深绿色邮袋,里面却装着国家机密。关宗山作为外交信使,手提这种邮袋曾在外交部和130多个国家之间奔波了16年。在他接过这种邮袋之前,已有6位外交信使在执行任务途中光荣牺牲。

飞机失事、他国特工策反、外交邮袋被盗、被抢、海上轮渡遭遇强风、所乘汽车险落悬崖……这并非谍战剧里的剧情,而是真实生活中出现过的场景,是上世纪60、70年代关宗山和他同事们的亲身经历。这一切,也因为他们手提着装有国家机密的邮袋而显得与众不同。

时过境迁,当84岁的关老翻看过去的老照片时,往事再次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

1972年春节前,关宗山及另一位信使刘仲哲一起去美国执行一次特殊任务——前往纽约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递交重要机密文件。本照片摄于美国纽约。(照片由关宗山本人提供)

人在文件在

1963年8月,东交民巷29号信使队的集体宿舍中,有一张床铺已空了2个多月。这张床铺的主人正是不久前因遭遇空难而牺牲的外交信使隋玉珊。那时32岁的关宗山正好调入外交部信使队,并且成了这张床铺的新主人。面对前辈的床铺及遗物,关宗山开始了自己既神圣又光荣的外交信使生涯。

“外交邮袋之所以神圣无比,因为它里面装着国家机密。外交信使从出发到目的地,必须做到人不离邮袋,邮袋不离人。我国外交信使的誓言是‘人在文件在’,意思是说:不论遇到任何情况,即使非常危险,也要尽力保障邮袋里国家机密的安全。”回忆年轻时的岁月,84岁的关老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我国信使出差手提的外交邮袋由帆布制成,深绿色,上面印有中英文和中法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邮袋”字样。每次出发前,信使都要把邮袋口用尼龙绳穿好、系紧,再加盖上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铅封。一盖上国徽铅封,这个外交邮袋便神圣不可侵犯了,各国边防、海关均不得检查。因为《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外交信使享有人身不得侵犯权,不受任何方式之逮捕或拘禁”;信使“执行职务时,应受接受国保护”;信使携带的“外交邮袋不得予以开拆和扣留”。

尽管如此,外交邮袋遭人抢劫的事件还是发生过。据《参考消息》报道,上世纪90年代末,盗贼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市内就抢走了美国信使的11个邮袋。

据关老介绍,我国的外交邮袋从未因为信使失职而丢失过,但也有过惊险。原来,关老的一位同事曾在执行任务时遭遇抢劫,不过这位同事机警地用“高声大喊、引来众人”的方式吓退抢劫者,保住了邮件。

1973年,关宗山赴北欧西非线出差,摄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照片由关宗山本人提供)

另纸签证

每年,我国外交信使们都会到八宝山烈士陵园拜谒已牺牲的战友。外交信使是个有着风险的行业。上个世纪50、60年代,就因飞机失事,先后牺牲了6位外交信使。除了飞机失事这种极端案例,几乎每位外交信使也都有过其它危险经历,关老也不例外,例如他在毛里塔尼亚碰上政变、在罗马尼亚遭遇特大地震、在开罗又赶上著名的“六五战争”……每一次,关老都可以说是死里逃生。这其中最为惊险的莫过于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前的那次任务。

1972年春节前,关老及另一位信使刘仲哲一起去美国执行一次特殊任务——前往纽约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递交重要机密文件。二人明白此行的重要性。3个月前,联合刚刚以高票通过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但中美两国尚未建交,很多事情要做特殊处理。

“中美没建交,要取得美国入境签证,只能到加拿大去办,因为那里既有中国大使馆又有美国大使馆。”大年初一,关老、刘仲哲二人从伦敦做飞机跨越大西洋,到了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在使馆人员的协助下,签证顺利办好,不过这份签证不平常,不是把签证章盖在他们的护照上,而是颁发给一张特殊的纸制“签证”。

“一般情况下,各国使馆颁发给我们的签证,都加盖在我们所持的外交护照上,而这次不同,美国驻加拿大使馆颁发给我的是一张“另纸签证”,上面的英文注明:此系美利坚合众国驻渥太华大使馆颁发,准许持证人关宗山在1972年2月16日至1972年5月16日间,3个月内一次出入美国。

关老从事外交工作多年,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但他明白:美国当时和台湾还存在着所谓的“外交关系”。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上加盖签证章,而颁发“另纸”,是变通,是为避免“两个中国”。签证的问题解决了,二人准备隔天就乘坐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飞机去纽约。然而,出事儿了。

关老珍藏着一幅世界地图,这幅地图上画着很多红色的线和圆点,这是他执行任务时的行走路线以及到达的城市。

与死神擦肩

“要走的那天,加拿大航空公司突然全线大罢工,所有航班皆停飞。我们怎么走啊?可把我们急坏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的领导协助我们提出了三个方案报回国内:一是改乘美国飞机;二是坐火车;三是使馆开车。国内同意第三方案。

“不坐美国飞机,是因为当时的美国尚属‘敌情国家’,生怕美国飞机把我国信使拉到别的地方去,国家机密有危险。而坐火车呢,要坐几十个小时,也怕夜长梦多。乘坐我们使馆自己的汽车去优势很明显,一是使馆的汽车是外交车,二是我国驻加拿大使馆已开车去过多次,有经验。按照以往行程,如果早上5点半出发,下午3、4点即可到达纽约。”得到国内批示之后,驻加拿大使馆为信使做出了精心准备,派出有多次乘车赴美经验的办公室主任袁翔龙和驾驶技术纯熟的司机杨贵山同行,并为信使带上了充足的午餐,在车上吃,不耽误时间。汽车后备箱里放上了铲子、镐头,以备铲雪之用。两名信使脚下,还各放上了一根短木棍,以防暴徒袭击。

“为防万一,我们准备得够充分了,但预想的事情没发生,而意料之外的事情却接连发生。”当关老一行开车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市时,天气突变,鹅毛大雪倾天而降。

“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雪。短短几分钟挡风玻璃上的雪就有五六厘米厚,地上雪更别提了。汽车只能一点点地挪着走,总算蹭到了美加边界。”加拿大出境手续办得很顺利。进入美国境内后,扫雪机已把路上的雪扫得干干净净。大家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汽车也可以开的快一些。然而,到了晚上6、7点钟时,路面上冻了,变得像镜子面一样滑,汽车开起来更困难了。

“开着开着,汽车忽然向右打滑,“当”的一声,撞到了公路右边的护栏。然而汽车并未停住,又往左边滑去,撞上了中间的隔离带。汽车还没有停下,又一次撞向右边护栏……。司机杨贵山大喊:坏了!坏了!我坐在后座右侧,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哎呀,可不得了,外边是高山峡谷,万丈深渊!如果掉下去,不仅4人性命难保,而且国家机密必损失受(此字删掉,多余,关宗山注)无疑!”关老正想着,车突然停了。悬崖近在咫尺!

劫后余生的四人立刻下车,先看看后面是否有车跟随。确定无异样后,开始检查车辆。“还好,车也没坏,幸好扫雪机扫到公路护栏和隔离带上的厚厚积雪起到了软垫作用。大约停车半小时后,在袁翔龙主任和杨贵山司机陪同下,我们小心翼翼地继续开车前行。直到晚上8点多钟,才顺利抵达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关老一行下车后,看到时任我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黄华等同志已在门口翘首企盼。“黄华同志见到我们后,握着我们的手说:你们终于来了!我们联系不到你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关老将外交邮件完好无损的交到了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机要人员的手里。第二天,也就是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总统开创了他的访华“破冰之旅”。

已84岁高龄的关老精神依然矍铄。

国与国的“斗争”

英国国防部前信息安全办公室主任弗雷德·派帕博士(Dr. Fred Piper)曾这样评论外交信使:“‘公费旅行’与‘国家机密’使得公众眼中的外交官始终笼罩在邦德一般浪漫神秘的光环之下。然而,这风光无限的外衣却难掩国家利益斗争中那血淋淋的气息。”

“邮袋不得检查,但外交信使的私人物品是允许检查的。”关老说,由于外交信使身份特殊,各国海关人员对信使携带的私人物品一般也不检查,给予照顾和方便。“但有一次,两位A国外交信使到B国出差,过海关的时候,其所提外交邮袋顺利通过,然而却对他们的私人物品检查了20分钟。这个消息传到A国后,当B国外交信使来到A国海关时,A国海关工作人员也同样不查外交邮袋,而检查了私人物品。尽管B国信使的背包中,除了洗漱用品,只带了一本书,A国海关人员仍然翻看那本书,也整整翻够20分钟,才让其通过。”关老笑着说,“这就叫外交对等啊。”

外交信使在执行任务时,需要时刻注意周围环境,不仅要防止邮袋被抢、被偷,还要应对国外极少数特工人员策反。关老的一位同事就曾遇到过此事,当时,这位外交信使义正言辞的拒绝:别来这一套!

有一次,关老和其他的同事从北京站出发,乘坐我国国际列车前往莫斯科执行任务,隔壁包厢里坐着两位英国信使。其中一位英国信使站在车厢门口对关老开玩笑说:“我知道你是干啥的,你也知道我是干啥的。那咱俩互换一下邮袋吧!”关老跟他打趣:“换了以后咱俩谁都玩儿完啦!”

短暂存在的女外交信使

有女性当外交信使的吗?这个问题一抛出来,关老就笑了。“我国曾有一段时间有女外交信使,然而不久后就取消了。因为女性不是很适合做这个行业。”

据关老介绍,我国外交信使在执行任务时均为二人同行,其中一人为领班。若一男一女信使同行,途中生活上存在诸多不便。如两个女信使同行,遇到突发情况抵抗力又弱。“所以女信使只存在过短短的几年。”

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外交信使,排在第一位的当然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此外,还有几个重要条件,即至少懂得一门通用外语、熟悉信使业务、严格遵守纪律,同时要有个强健的体魄。信使工作十分辛苦,一年365天,有200多天要奔波在路上。为此,外交信使的身体素质特别重要。关老说,“初当信使时,每年都要到空军医院进行体检,对信使体能的要求和对飞行员的要求大体相同。坚强的体魄是对外交邮件安全的强有力保证。”

譬如:1972年12月,关老和谢有高两位信使去日本执行任务。当时中日两国虽已建交,但双方皆未设立大使馆。为避免所乘民航班机因机械故障或天气原因迫降台湾等地,他们只能乘坐我国货轮前往。

从上海港起锚出发后不久,天公不作美,海上突然刮起狂风。“我们乘坐的不是普通货船,而是一艘万吨大货轮。但风太大,船开始是随着海浪左摇右晃,然后又前后颠簸,最后就像“摇煤球”了。船舱内为我们准备的苹果、橘子和汽水在地上滚来滚去,一刻不停,撞得舱内木板墙壁当当作响、俨然是一场紧张的足球赛。”关老回忆,那次船上一共有48名船员,大部分都吐到出黄水,甚至有的资深船员都吐血了。“船长和政委来看望我们,惊奇地发现我俩居然没有吐,连连夸赞我们外交信使身体棒。”

“再比如,有一次我们从东京乘日航班机飞纽约,要航行17个小时,而且是个大夜航。午夜,机舱内顶灯关了,绝大多数乘客的座前灯也都关了,都睡入梦乡。在这种时刻,我们也特别困,但队里有严格纪律,绝不能二人同时睡觉,必须有一人值班,另一人稍微眯一会儿。”“这时候非常难熬,轮到我值班时,我也困得不行,怎么办?只能掐大腿、摸点儿清凉油,反正不管用啥办法,都得让自己保持清醒。以前有过其他国家的外交信使就是因为饮酒睡觉、邮袋被偷的事件发生。”

关老说,外交信使连续多天、不分昼夜的在路途中奔波,劳累又危险,很多男信使都吃不消。跟他同一批进入信使队的5个人,有2个人辞职离开了。“一些男同志都受不了,更别说女同志了。”

16年,5000多个日日夜夜,关老作为外交部办公厅信使队的外交信使,却从未抱怨过苦累。

有人将外交信使比喻成刀锋战士,因为他们始终行走在秘密的刀锋边缘。哪怕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这些“战士”仍旧在低调地行驶着自己的使命,默默地保护着国家的安全。(文并摄/千龙网记者孙任鹏

相关专题:千龙网·中国首都网“走转改”专栏:新活法·精彩故事

 [1] [2] 下一页

关键词:关老,国家机密,外交信使,关宗山,机密文件,外交邮袋,签证,体能的

责任编辑:jockbang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