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新闻频道>>国内

13省25个镇试点“强镇扩权” 亟需防控权力风险

来源:人民网 作者: 2011-06-22 09:16:44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浙江省绍兴县兰亭镇政府工作人员热情为群众服务。

  继"强县扩权"后,浙江省再次向"中心镇"扩权,赋予"中心镇"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请看——

  绍兴:扩权强镇进行时(见证)

  “立项、审批、建设手续在镇里就办了。年底前,公司的太阳能备板项目可以投产!”6月2日,在浙江省绍兴县兰亭镇,前来投资办厂的华清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祥昌高兴地说。

  以前,镇里的工业项目审批都要到绍兴县,企业要到县城一个又一个部门盖章,如今镇里就可以直接办了。这变化源自“扩权强镇”改革。

  放权搞活

  办事方便 激发活力

  “以前到县里排一天队,现在镇里几分钟就可以办好。”6月2日,在兰亭镇办事大厅的劳动保障窗口前,工作人员傅玮燕说。

  如今,兰亭镇每个月都有一两百名居民来这个窗口办理企业养老保险、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

  2006年底,绍兴市所辖的绍兴县选择经济发达的钱清、杨汛桥、平水等镇实行“强镇扩权”改革。2007年,在兰亭镇试点实施“扩权强镇”改革,将扩权改革在全县推开。

  扩权强镇改革,与浙江省“走浙江特色的城市化道路”战略相伴随。“城市化”不能单纯搞大城市,要统筹发展,发挥小城市的人口吸附功能。早在2007年,浙江省就提出建设中心镇的战略。所谓中心镇,简而言之就是经济发达的镇。在浙江省决策层看来,加快中心镇发展改革,是推进新型城市化的重大举措,是统筹城乡发展的战略选择,是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必然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绍兴一些乡镇经济快速发展,初具“小城市”雏形,但受现行管理体制的影响,镇的机构设置与城市管理要求不对等,行政审批权限与经济发展要求不对应,财权和事权不对称,严重制约了发展。兰亭镇党委书记陈学军说:“乡镇已经不是原来的农业镇,经济实力比得上内地的县市。身大衣小,财大权小,公共建设滞后,导致乡镇经济数据好听,面貌难看。”

  放权,成为不二选择。绍兴市率先建设中心镇,实行“强镇扩权”试点,提出规划强镇、功能强镇、产业强镇、干部强镇、扩权强镇,将原属于县级的部分行政审批权和决策权授予所辖五县(市)一区的28个“中心镇”(20个省级中心镇,8个市级中心镇)。按照“依法下放、能放则放”的原则,绍兴市编制了放权指导目录,涉及15个方面、72项事权,赋予中心镇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强化“中心镇”政府农村科技、信息、就业和社会保障、义务教育、公共医疗卫生等10大公共服务职能。

  有序放权

  依法下放 该放则放

  权力是如何下放的?

  上虞市是绍兴市所辖的全国百强县之一。在扩权强镇中,9个市级部门的21项审批权被下放到镇里,迄今为止,没有发生一起因镇里行使权力失当引发的信访或诉讼。

  “市里相继召开了两个座谈会。一个是部门领导座谈会,一个是乡镇领导座谈会。”上虞市发改局副局长胡金友介绍说,座谈会上,各部门领导对那些事务繁杂、责任重的行政权力,积极表态下放,对那些“含金量”高的权力则表示“难操作”;而镇党委书记、镇长则对那些涉及项目审批、规划和建设的权力感兴趣。

  经过清理、整理,市里在放权方面最大限度满足镇里要求。

  上虞市建筑业发达,是建筑大市。对市建筑业管理局来说,“建筑工程施工许可”是一项极具“含金量”的权力,但这项权力就被丰惠镇的党委书记郑华“要下来”了。

  郑华的理由很简单:镇里需要。原来,市里支持镇里在规划用地的闲置土地上搞物业项目,还给配套的资金补助。一些村盖厂房和门面房出租,盘活了资源,但到市里去审批,就得像正规的房地产项目一样,程序复杂,影响工程进度。镇里有了这项权力,效率大大提高,也极大地调动了村级组织的积极性。“看上去,是给乡镇权力,其实是给老百姓便利。”郑华说。

  在放权过程中,上虞市重视对镇干部的培训。他们把镇干部送到市“便民服务中心”跟班学习如何做审批。对下到镇里的审批事项的前5宗,由市级部门派人到镇里手把手教。

  扩权后,镇里可用的钱多了。以2008年镇财政收入为底数,镇与市实行超收分成。中心镇搞建设,譬如建公路、公共文化设施,市里给予50%的配套资金。同时,以奖兑补,镇里做的事越多,得到市财政支持就越多。

  扩权后,镇里有了人事权。郑华说,镇里可以自由调配机构,譬如根据需要设立“重点办”、“旅游办”;可以自由设定中层干部职数,上报备案;可以招聘专业人才,给予高薪。

  丰惠镇把高山上的500户居民迁下来,搞宅基地建设,机关干部没经验。镇里就高薪聘请了专业的项目经理人,年薪开到5万元、8万元。“没有这个钱,请不来专业人才。”郑华说。

  规范用权

  轨迹防范 化解风险

  在强镇扩权背景下,如何规范权力运行,防控权力风险?

  对乡镇放权,在极大地提高乡镇行政效能的同时,给乡镇党委的用权方式、用权能力带来了全新的挑战。据调查,乡镇干部是腐败高发易发群体。大量的信访案件、矛盾纠纷都产生在乡镇等基层。乡镇权力的运行存在制度缺失、程序缺失、监督缺失、激励和约束机制缺失、透明度缺失等问题。推进乡镇党委权力规范透明运行,摆上了议事日程。

  2008年底,绍兴市与浙江大学合作,在省级中心镇绍兴县钱清镇开展了规范中心镇权力运行课题研究和试点工作,形成以“三定三防”为主要内容的“钱清规则”。所谓“三定”,就是定权力内容,定权力规程,定权力责任;所谓“三防”,就是实施“风险”防控、“轨迹”防控、“内源”防控。他们对关键部门、重点岗位和薄弱环节开展风险排查,加强风险监控。对中心镇重大事项决策、人事讨论、财政资金使用安排等全过程,通过文字记录、网上运行、电子监察等手段,监控和规范用权行为。权力规制的经验迅速推广到全市28个省、市级中心镇,并随着扩权强镇步伐扩展到其他乡镇。

  借助科技手段防控乡镇扩权风险,是绍兴的又一特色。2008年,绍兴开发应用“乡镇重大事项决策即时上报系统”,规定乡镇对涉及6大类事项的决策过程和结果,在党政班子会议召开后5个工作日内上报相关上级部门和县级纪委,实现对乡镇权力运行的全过程动态实时监控,掌握权力运行轨迹,防止用权行为偏离规范要求。6月3日,在丰惠镇一间办公室,郑华在电脑前操作“上虞市乡镇街道和部门重大事项决策结果即时上报系统”。记者看到5月12日,该镇人事岗位调整的会议纪要已适时上报。据统计,2008年以来,绍兴全市118个乡镇(街道)共及时上报事项3500余件,对不规范的176件决策事项,全部落实整改。

  上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郑建庆曾经担任过管城建的副市长,他介绍说,对中心镇党委政府议决事项要做到“三必须”,即会前必须公开议事内容,会中必须人人发表意见,会后必须形成会议纪要;“一把手”实行用权“三不直接+三个直接”制度,即不直接审批财务、不直接分管权力事项、不直接承诺同意事项,对财务直接审查、对同意事项直接审查、对信访举报直接督办;对党务政务信息,做到程序上墙,运作透明,结果公开,接受各方监督。

  中心镇权力规制创新取得了各方共赢的结果。通过对乡镇权力有效的规范,有助于减少腐败的风险,据统计,2009年,全市乡镇干部违纪违法案件比2007年下降33.2%。一位乡镇干部说,权力规制保护了乡镇干部,减少了他们犯错的机会;权力规制也使得相关部门更加敢于放权,乐于放权,有助于实现放权到位;权力规制赢得了民心,和谐了干群关系。2009年,全市对乡镇干部的信访举报和效能投诉比2007年分别下降14.7%和20.6%。

  13省25个镇试点“强镇扩权”(延伸阅读)

  2010年4月,中央编办、中央农办、国家发改委、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试点选在河北、山西、浙江等13个省的25个镇进行,试点的内容主要有三项:一是加快推进体制创新。根据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调整管理体制,完善运行机制。对一些规模较大、城镇化水平较高、条件具备的经济发达镇,适时进行区划调整。二是继续下放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按照强镇扩权的原则,赋予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着力下放城建、环保、治安等涉及城市建设和管理方面的行政管理权限。加大财政支持力度,赋予相应财力,增强发展能力。三是创新机构编制管理。按照精简统一效能原则,根据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因地制宜设置机构,由所在省通过调剂的办法适当增加编制。鼓励继续创新人员配置方式,完善管理制度。

关键词:强镇|扩权

责任编辑:尹琨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