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新闻频道>>国内

农民救命钱变“唐僧肉” 新农合资金监管漏洞大

来源:昆明信息港 作者: 2011-04-21 10:42:14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涉嫌骗保的宜良嘉华医院。

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导致“套保”事件频发。

  发生于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的新农合医疗资金腐败案一经披露后,迅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并成为新农合领域最典型的“反面教材”。有人认为,从参与人群和涉案金额来看,该案堪称中国新农合领域的“第一大案”。

  然而,广南的新农合医疗资金腐败案并非“孤案”。近几年,云南已曝出多起类似案件。本报就曾对宜良嘉华医院、嵩明牛栏江中心卫生院等多家医院违规套取新农合医疗资金的案件作过报道。

  从已经查处的系列新农合贪腐案来看,文山州可谓是云南的“重灾区”:在广南县,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均疯狂套取新农合资金,涉案金额将近500万元;马关县的一家医院,通过院长、医生合伙篡改病历,套取新农合资金67万元;文山县的丹凤女子医院,以及砚山县的个别民营医院,也参与“套保”行动,各自“获利”。

  资料显示,从2009年12月至2010年6月,文山州检察机关共查办发生在新农合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21件、涉案21人,涉案金额500多万元。

  新农合医疗政策,是由政府主导、财政支持、农民自愿参与的一项医疗互助政策,在保障农民获得基本卫生服务、缓解农民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农合医疗资金,被称为农民的“救命钱”。但一些人将其看成了“唐僧肉”,争相“蚕食”。

  一方面是大量新农合医疗资金被套取,另一方面是部分农民仍然看不起病。原本用来解决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新农合医疗资金,在实施的过程中被人为地打了折扣。

  每个新农合案件中

  都有假病历的影子

  套取新农合资金的人,所采取的手段是五花八门的,比如虚增办公支出、虚开处方、虚增住院费用等,但几乎在所有的案件中,都出现了假病历的影子。造假病历,已经成为这些人套取新农合资金最主要的手段。假病历就像病毒一样,侵入到了新农合资金中。

  广南县妇幼保健院“套保”267万元、马关县某医院“套保”67万元、文山县丹凤女子医院“套保”17万元、宜良县嘉华医院“套保”3万余元,用的都是虚假病历……有的医院从农民手中租用新农合医疗本造假、有的医院凭空输入虚假住院病人信息造假、有的医院通过篡改住院病人病历造假。这些医院把虚假病历做好后,拿去找县“合管办”报销,多数都能骗过“合管办”工作人员的眼睛。在广南县的新农合窝案中,陆旭既是分管新农合的副局长,又是县“合管办”的主任,长期处于“自己管自己”的怪象之中,他一边指使一些医院制作虚假病历,一边授意“合管办”的审核人员为虚假病历开绿灯。

  既然伪造病历已经成为一些医院套取新农合资金的主要手段,为什么主管部门不加强对医院病历的审核呢?按照现有机制,县区“合管办”才是新农合管理环节的“实权部门”,直接负责对医院的报销单进行审核,并决定新农合资金的发放。但由于编制紧张,多数县区的“合管办”都是人少事多。

  新农合资金案件,多发于民营医院和一些乡镇卫生院。有的民营医院,本身不具备成为定点医疗机构的条件,但为了获得定点医疗机构的资格,采取行贿的方式。比如广南县的仁爱医院,就是通过行贿获得“定点”资格。有的民营医院,一获得“定点”资格,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套保”,宜良的嘉华医院,才成立两三个月就开始伪造病历,套取新农合资金。有些县份,对乡镇卫生院实行奖金与业绩挂钩,导致一些卫生院为了为了盲目地追求“业绩”,编造虚假病历套取新农合资金。

  由于缺乏统一、完善的退出机制,“套保”医院在案发之后,各自受到的处罚往往宽严不一,有的医院被取消了“定点”资格,而有的医院只被象征性地罚款。不过相比起来,主管部门可以取消民营医院的“定点”资格,却不能取消公立医院(包括乡镇卫生院)的“定点”资格。公立医院出现“套保”行为时,只有相关责任人会被处理。

  参合农民

  希望管好救命钱

  每年年底,宜良县匡远镇蓬莱村的400多户村民,都会接到村委会“交纳明年新农合参合费用并领取新农合医疗本”的通知。多年来,村民们都是把“参合费”交给村委会,却不知道村委会把这笔钱交到什么地方去,只要看病能报销,他们也确实不太关心“参合费”的去处。

  但蓬莱村的村民今年明显感觉到“参合费”带来的压力。前些年是每人10元,后来是每人20元,今年是每人30元的新农合医疗保险和30元的大病补充保险,30元的新农合医疗保险每人都要交,30元的大病补充保险可以自行选择。但在交费的时候,很多人选择了30元的新农合医疗保险和30元的大病补充保险同时交,即每人60元。

  “大部分人家都交了,条件差一点的没有交,主要是感觉有点贵。一个6口之家,要交三四百块钱,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70岁的李老人说,蓬莱村子有400多户人家,除了一部分做生意的条件稍微好点外,另有好几百人在外面帮人挑混凝土,一天挣几十块钱,相当不容易。

  新农合刚开始实施的前几年,很多村民对政策不了解,不愿交钱,只有一些党员和村干部在交。经过几年的推广和宣传,村民们都知道了新农合是个好政策。现在,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关注新农合政策。但有参合农民觉得,“政策倒是好,就是执行有问题。”

  今年3月,宜良县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到蓬莱村调查嘉华医院套取新农合医疗资金的案件,让一些曾经把新农合医疗证借给嘉华医院的村民出面作证。之前,宜良嘉华医院用这些村民的医疗本套取了3万多元的新农合资金。这件事情的发生,让蓬莱村的村民对新农合政策有了更多的认识。

  群众举报

  成查案的主要线索来源

  “很多新农合案件,都是在接到群众的投诉和举报后才展开调查的。”昆明市卫生局基层卫生处处长杨云鸿介绍,在查处新农合资金案件时,群众的投诉和举报已经成为最主要的线索来源。

  广南县的新农合资金窝案,就是检察机关在接到群众举报后,顺藤摸瓜,一步步查出来的。

  “我担心被报复,但我没有因为举报而后悔!”举报人苏永林说。苏永林是云南中医学院的毕业生,2009年参加“三支一扶”,到嵩明县牛栏江卫生院小新街分院做了一名“支医”的大学生。“去年6月7日,科主任按照院长沈某某要求,让职工伪造假病历、假住院,套取新农合资金增加医院收入。愿意参与的职工,将得到一定的好处,不愿参与的职工,奖金将被扣发。所有参会人员,愿不愿意参与的人,都要“签字表态”,苏永林说,他当场表示不愿意参与。“从此以后,牛栏江中心卫生院小新街分院大规模伪造假病历、假住院,通过新农合进行报销,所报资金金额巨大,去向不明”。

  苏永林说:“我从小生活在农村,知道农民负担重,生活不容易,有的农民,小病不敢进医院,结果拖成大病,原本几十块钱就可以看好的病,最后要几万块钱才看得好。我从小就恨贪官,现在我入了党,更要做出党员的表率。”此后,苏永林开始了漫长的举报之路。他说,只要能把沈某某告倒,让沈某某不再祸害百姓,无论自己承担多大的压力,都愿意承受。“我保护了大众的利益,但损害了沈某某的个人利益。我也担心遭到他的报复,但我从不后悔举报他。我知道医院领导不喜欢我这样的人,如果不能留在医院,我会自己开一个诊所。”

  苏永林的举报得到了回应,有关部门在接到举报后对牛栏江中心卫生院展开了调查。最近,嵩明县卫生局撤销了沈某某牛栏江中心卫生院院长一职。

  杨云鸿说,也有部分新农合案件是主管部门主动发现的。宜良嘉华医院的骗保案,就是主管部门主动出击查出来的。

关键词:新农合|监管|漏洞|骗保

责任编辑:尹琨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