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新闻频道>>社会万象

网络混混骗倒数位白领富姐 手机名包宝马全都偷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 2011-04-15 10:40:25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刑释男子陈政耀化身网络帅哥,专找白领富姐谈情说爱,陪吃陪聊还陪玩。临到末了,以为“天上掉下个贾宝玉”的姑娘才发现,网络帅哥不仅盗包刷卡没商量,甚至还开走了自己的“宝马”车。

  日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以盗窃罪、信用卡诈骗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陈政耀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77000元。

  网恋迷上“树”洗头洗掉“车”

  去年10月5日,一名姑娘走进徐家汇派出所报案,称自己的一辆“宝马”车和一只8000多元的名牌包被盗。令警方奇怪的是,报案者居然能详细地描述窃贼的体貌特征,身高180厘米,30岁左右,长脸型……在警方的追问下,报案者不无懊丧地讲述了一段近乎天方夜谭的故事。

  姑娘名叫雯雯,是一名“80后”大学生,老家在江苏,新家在深圳,眼下则住在上海。雯雯新近购置了一套高层住宅,还买了一辆“宝马”高级轿车。去年8月,雯雯在交友中心网站上被一个昵称“普罗旺斯的树”的网民所吸引。等到看了这个网民的照片,雯雯感觉自己的眼力不错,对方果然是个有情调的帅哥。

  “普罗旺斯的树”自称真名秦晶晶,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眼下的职业是室内设计师。雯雯不觉怦然心动:自己刚买下的住宅不正要添置一些家具吗,何不让这位帅哥参谋参谋?于是雯雯热情地相邀“普罗旺斯的树”陪自己去挑选家具。几次见面以后,“普罗旺斯的树”热情高涨,雯雯的好感倍增,不到一个月,两人不但一起挑家具,一起逛街吃饭,雯雯还让他进了两回家门。

  9月5日那一天,雯雯约“普罗旺斯的树”开着“宝马”车到徐家汇的一家会所按摩洗头。进店前,雯雯把车钥匙和手提包都寄存在该店的保管箱内。趁雯雯还在洗头之际,先洗好头的“普罗旺斯的树”对服务员说要查看车辆是否被贴违章单,领取了寄存的包和车钥匙,开着“宝马”车竟一去不返。雯雯洗完头发现男友和车都不见了踪影,打手机对方已关机,嗣后又发现银行卡被刷了5600元,这才感觉不妙,一个月后向警方报警。

  看似风度翩翩其实劣迹斑斑

  徐汇警方立案后发现,自2009年5月以来,以交友为名在互联网上结识女性进行盗窃、诈骗的犯罪已发生多起。虽然犯罪嫌疑人姓名不同,但犯罪手法类似,体貌特征接近,作案者极有可能是一人。警方综合案情,经调取银行监控录像,网上追逃和走访排摸,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曾经因犯盗窃罪、诈骗罪4次被判刑的陈政耀身上。2010年10月13日,徐汇警方在杨浦区一处临时住所内将陈政耀抓获。

  经查,陈政耀1983年出生于黑龙江,生活在上海,高中文化,根本没上过大学,也没有正当职业。2002年12月,19岁的陈政耀就因偷配他人钥匙入室盗窃被杨浦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4个月。刑满释放后,陈政耀不思悔改,不务正业,或单独、或结伙频频作案,先后被卢湾区人民法院、宝山区人民法院、松江区人民法院以盗窃罪、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2008年4月5日刑满释放后,不到一年又故态复萌,而且犯罪手法更加老到了。自2009年5月起,陈政耀化身网络帅哥,先后化名“陈修远”、“王远”、“陈震”、“宋华”、“秦晶”、“秦晶晶”,用“JERRY”、“风一样的男子”、“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寻缘”、“普罗旺斯的树”等网名,专找白领富姐谈情说爱,伺机盗窃和骗取钱财。

  钱袋鼓脑袋空被害女性有多名

  除了雯雯外,还有多名女性也上了陈政耀的当。

  2010年1月16日,陈政耀化名“陈修远”,在网上结识了28岁的公司市场主管小敏,在第一次见面后即去了上海动物园。游玩期间,陈政耀趁小敏上厕所之际,窃得小敏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及包和现金390元。

  2010年2月6日,陈政耀化名“王远”,在网上结识了26岁的国际商会职员小晨,相约在武进路用餐时,陈政耀借口上厕所,窃得小晨拎包一只,内有现金500余元及银行信用卡。随后陈政耀用包里的银行信用卡取款6000元。

  2010年7月26日,陈政耀化名“陈震”,在网上结识了酒店领班小华,相约在岳阳路餐厅用餐时,陈政耀趁小华上厕所之际,窃得有现金1000余元的拎包一只。

  2010年8月2日,陈政耀化名“宋华”,在网上结识了29岁的服饰公司部门经理小琳,相约至淮海西路用餐时,陈政耀以自己拉肚子为由指使小琳外出为其买药,趁机窃得钱包内信用卡3张,随后在ATM机取款6200元,刷卡消费13688元。

  2010年8月21日,陈政耀化名“秦晶”,在网上结识了28岁的中专教师小丽,相约在斜土路KTV唱歌期间,陈政耀趁小丽离开包房取食品之际,窃得现金500元及手机一部。

  2010年5月28日,陈政耀自称是男人装杂志的编辑,在网上结识了山东姑娘小瑛,相约喝茶聊天期间,陈政耀以查询款项是否到账为由,骗取了小瑛银行信用卡一张。嗣后,陈政耀用该卡在POS机套现20598元。

  庭审中,司法人员与陈政耀的一些对话特别惹人注意:

  问:这些被害人银行卡的密码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

  答:有的是一起购物时偷看到的;有的是让我帮她在网上交水、电、煤费知道的;也有在买彩票时知道的。

  问:这些包怎么会到你手里?

  答:一般都是对方主动提出包太大,太重,为了减轻负担放在我的包里或者让我拿着。

  问:被害人为何这么信任你?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去过对方家里吗?

  答:我和她是男女恋爱关系,有的还上过门。

  问:为何使用假名?不留真实姓名?

  答:我怕被她们知道真实情况。

  问:你有老婆吗?你是什么心态?

  答:我是已经结婚的人,有老婆孩子。我不想让网友知道,和她们只是随便玩玩。

  问:从被害人处获得的钱财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答:赌博输掉了。

  办案人语

  如此拙劣的犯罪手法,竟使这些高学历的青年女性连连中招。法官认为,究其原因,一方面,作案者犯罪手法花样百出,越来越具有诱惑力;另一方面,青年女性涉世未深,警觉性不高,缺乏应有的自我保护意识,即便是高学历和高收入的女性也不能除外。

  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一些富裕家庭中的青年女性,由于出手阔绰,盲目自信,缺少与家庭和师友的有效沟通,以致往往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对象。网络是个虚拟世界,在由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转变的今天,人们的交往方式在改变,但交往的目的不会变,因此交往过程中应有的风险防范和自我控制的意识也不能变。

关键词:网络|网恋|被骗

责任编辑:张文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