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新闻频道>>社会万象

从兔八哥到兔斯基 盘点著名兔子们

来源:中新网 作者: 2011-02-04 09:52:02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国传统文化中,兔子多被认为是机智活泼、善良乐观的象征。古往今来,不少文人墨客都把兔子写进梦幻的传说、缠绵的故事、美丽的诗句。在西方文化中,兔子也是最为常见的形象之一,代表着神奇、温柔与幸运。

 

 

  在文化工业、创意产业勃兴的今天,兔子早已“跃出纸上”,异军“兔”起,成为被广泛采用的卡通形象与产品样式。各种兔宝宝以鲜明的特点,吸引了无数大人孩子。

  兔年将至,我们特意挑选了一组可爱的兔子,带您走近它们背后的“操盘手”,和您一道分享他们的奔跑人生,分享中国创意产业的红火和快乐。

  祝福大家在兔年里,都能“跳得高,蹦得远”!

 

 

  “兔斯基之母”不愿重复自己

  王卯卯这几天挺忙的。这位被誉为“兔斯基之母”的天津姑娘眼下正在赶各种拖欠的画稿,“年前务必打扫所有欠债,已经从秋天拖到冬天,不能从冬天再拖到春天。”

  作为目前国内炙手可热的新生代漫画家,王卯卯创作的“兔斯基”爆红中国。如今,刚刚4岁的兔斯基已不再是单纯的网络表情,它已无处不在。许多业内人士担心兔斯基在风靡一时过后,会变得和其他卡通形象雷同。不过,在王卯卯的设想中,兔斯基正处于青春期,是会跟随作者一起成长的。“没有人喜欢重复自己的作品,即使是相同风格也会力求突破,兔斯基会走得更远。”王卯卯有信心。目前,她在3家杂志开有漫画专栏,分别以漫画旅游绘本、忧郁故事绘本和恐怖类型绘本的形式,来尝试新的创作风格。

  近年来,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发展动漫产业,对原创动漫企业实行免租金、免税、减税等政策。动漫产业的发展势头也令人欣慰。王卯卯坦言,内地的动漫产业成长环境确实越来越好,但在系统和体制上还有完善的空间,与一些动漫产业发达的国家相比还有距离。

 

 

  她认为:“除了物质投入外,人才培养、专业细化、产业链条的完善等这些软件更加重要。对动漫从业人员的意识培养也很重要,比如版权意识、责任意识、营销意识、软性的思维培养,可能比投入几个亿净化市场环境还有效。中国人多,人才更多,永远有更年轻、更有才华的人冒出来。要想走得更远,靠的是综合能力。”

  像王卯卯的微博名字一样,“自得其乐”,也是她的生活态度和处世哲学。她将兔斯基的形象交给时代华纳公司打理后,只身回到北京,做了一直梦寐以求的自由职业漫画家,每天泡在电脑前画画,看美剧,“织围脖”,不时和朋友聚会,去世界各地旅游拍照,不亦乐乎。刚从南极回来不到一个月的王卯卯,说起旅行还是非常兴奋:“今年3月,计划和在南极认识的朋友去印度,6到8月份准备去北极和肯尼亚。边走边画,永远在路上。”

  即将到来的兔年,也是兔斯基的本“名”年,王卯卯充满期待。谈到今年的创作计划,她表示会推出一个雪人的虚拟新形象,作品会出动画、漫画、表情等,还有照片、摄影、游记也在策划中,“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希望自己新的作品能被大家喜欢,希望中国动漫能够日新月异地发展。”这是王卯卯在兔年最大的愿望。

 

 

  《喜羊羊与灰太狼》顶着快乐的压力

  不知不觉,一年一度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大电影已迎来了第三部——《兔年顶呱呱》。临近兔年,这部《喜羊羊》中自然新增了一个可爱的卡通形象——自称“宇宙魔法第一”的兔子魔法师兔小弟“小乐”。这只头上高耸魔术帽的小兔子,因其技艺不精、乌龙百出的必杀武器“魔术”,得到了众多孩子的喜爱。

  新年一天天临近,兔小弟(小乐)背后的创作团队又在忙着什么呢?

  “1月21日《喜羊羊3》上映,首周末票房就已达到5500万元,再度刷新国产动画电影纪录。”上海炫动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杨文艳介绍。作为历部《喜羊羊》电影的营销推广方,SMG旗下炫动传播再度迎来亮眼成绩单:截至1月30日,《喜羊羊3》票房直逼亿元大关,突破亿元指日可待。

  当孩子们在影院开心观影时,杨文艳率领的团队正在奋力冲刺,“每天都像‘打仗’!200万份宣传促销品,不同区域都是不同类别,针对北方市场的窗花,还有对战笔、纸模、年历卡等,都要运到全国各地播映《喜羊羊》的电影院。”

 

 

  道路积雪交通受阻、物料失窃紧急补货、开辟二、三线城市影院……每天,作为总指挥的杨文艳都要处理几十封邮件,“电影院开在哪儿,我们的团队就要走到哪儿,重点区域还有人专门蹲点”,她感慨,“很多同事,连公司的年夜饭都没法回来吃,每年都是这样。这就是《喜羊羊》一年年做下去,一年年成功的原因。”

  《喜羊羊3》创作总监余德伟同样忙碌。现在,他们已经开始龙年电影的创作考虑。“《喜羊羊》电影已经成为春节期间小朋友和家人的必备节目了,这真的是一种快乐的压力。第三部电影票房很好,我们当然也开心,但是咱们有12个生肖,做了3个还有9个呢。”

  “《喜羊羊》电影从第一部到第三部的大卖,给了中国动画很大信心。”杨文艳说,现在大家对动漫产业的讨论很多,但她感觉,不能停留在概念层面的讨论,而在于实实在在的行动,在于对每一个项目的精心投入和坚持。未来的《喜羊羊》系列,希望能有更长线的规划,更充足的打磨时间,更具创意的突破点。

 

 

  吉兔坊“接棒”兔儿爷传承

  农历虎年的最后一周,北京百荣世贸商城,因临近过年而变得有些冷清。但其中一家小小的店面仍然忙碌:几十尊兔儿爷摆在货架上,店员正忙着包装发货……

  这是北京城里最火的兔儿爷销售基地:吉兔坊。

  “没想到这么火”

  年底卖了10万个

  “没想到这么火”,29岁的胡鹏飞是吉兔坊的负责人,谈起兔儿爷的畅销,他直呼意外:仅今年年底,吉兔坊就销售了10万个兔儿爷泥塑,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多。而在2006年左右,每年的销售额只有几百个。

  在很多人看来,兔儿爷的红火不过是近一两年的事。但早在明代,人们就有请兔儿爷的中秋习俗。相传北京流行瘟疫,月宫中的玉兔借了神像的盔甲,打扮成人的模样来到人间,挨家挨户行医。兔儿爷就是一种兔首人身的泥塑,取意感谢玉兔为人间祛病除灾。

  去年中秋节前,兔儿爷被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选定为“北京中秋形象大使”,由奥运形象福娃设计者之一吴冠英设计。兔儿爷“隆重”回归公众视野。

  实际上,吉兔坊一路走来,并不容易。2000年,胡鹏飞从陕西老家“闯”到了北京,还是做老本行泥塑。最困难时,他连每月300元的房租都交不起。

  2004年,胡鹏飞尝试做兔儿爷。他花了一个星期,做了10件非常精致的兔儿爷泥塑,定价每件200元。没想到,半年多后他去店里看,基本没卖出去,兔儿爷们身上披了一层灰。

  接二连三的打击,促使胡鹏飞不得不思考:“手工艺品起源于民间,是老百姓的东西,不能总高高在上,要让老百姓有意愿而且有能力消费。”他下定决心:自己既是一个手艺人,也应该成长为一个企业家。

  转机出现在2006年:胡鹏飞搬进了北京高碑店民俗园,享受到了政府扶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优惠措施——以每月5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间90平方米的房子,作为生产销售基地。

  如今,吉兔坊除了在百荣世贸和天坛有店铺、在通州宋庄有“大本营”外,还在河北设立了生产基地,员工也发展到了30名。

  胡鹏飞坦言,“民间工艺不能仅靠政府保护,必须自我更新,要有市场意识。”

  “自我更新”首先体现在对产品的开发上。为了让兔儿爷成为所有人都能消费得起的“平民化”玩具,胡鹏飞对兔儿爷进行了细化发掘,在型号、造型、功能,甚至价格上,都下足了功夫。

  另一个体现“市场意识”的例子是:以前吉兔坊卖兔儿爷,用黑色塑料袋一装,就交给顾客了,“特别不体面”。胡鹏飞于是开发出了精美的包装盒,盒内附有兔儿爷文化简介。 

  对于今年兔儿爷的热销,胡鹏飞既高兴又有点担忧:“如何延续品牌,是我目前考虑最多的事。现在又走到了一个节点,要防止产品过于商业化,这样容易没有文化厚度。”

  两天前,他刚带着吉兔坊的3位手艺人,给北京一所国际学校的学生上课。一整天,他们教了600多名学生如何制作兔儿爷。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这是一个接力赛,现在,这一棒在我手里。”

关键词:兔子|兔斯基|盘点|传统

责任编辑:杨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