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河北新闻频道>>社会万象

“史上最感人公务员日记”曝光:期待美美睡上30分钟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2010-12-12 16:24:29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日记被发到网上,税成康的名字也许只是刻在墓碑上冷冰冰的3个字。可是,当人们在网上读到他的工作日记时,无数的网友被感动,其日记被称为“史上最感人的公务员日记”。

  其实,税成康只是四川省郫县唐昌镇的一名普通公务员。尽管担任城建办副主任的职务,从级别上讲,他连科级干部都算不上。这位36岁的公务员,以忘我的态度,履行工作职责,直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给我30分钟,让我美美地睡上一觉吧”

  “明天,又是星期天了,谁还在工作呢?不管它吧,在又是太阳升起的日子里,保持一份平常心吧,加班也是一种颇折腾的工作。努力吧,既然当了一天的和尚,那就尽情地去干好撞钟的工作吧。”

  “给我30分钟,让我美美地睡上一觉吧。”

  “感冒之事,让人太难受了。在秋天来到的季节,让人失却了收获的心情和诸般喜悦。”

  今年10月3日晚,在成都本地知名的网络社区——成都全搜索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帖子,题为《睡不着,只有看着他的工作笔记一直想他》。楼主“思康”正是税成康的妻子张亚霞。

  “思康”在帖子里说:“已经送走他两天了,却还总是想着他。电脑桌上摆了4大本工作笔记,我也是这几天才第一次翻开来看,两天来,也基本上看得差不多了。现在他已经走了,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我什么都不想做,摘抄几段他的工作笔记,当做怀念吧!”

  在此后的几天里,“思康”陆续贴出税成康的工作日记。结合“思康”回答网友提问的帖子,一个乡镇公务员的工作状态渐渐呈现在网友面前,感动了无数网友。

  许多网友安慰“思康”,还有网友模仿《史记》的文体,为税成康写了长达1000多字的“列传”。直到12月10日,还有网友跟帖志哀。

  冒生命危险核实“化工厂爆炸”传言

  郫县隶属于成都市,位于成都市区和都江堰之间,唐昌镇处于郫县和都江堰的交界处。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当地基层政府面临繁重的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税成康的工作量瞬间成倍增加。

  2008年5月14日5时多,唐昌镇政府门口突然出现了大批受灾群众,人们如潮水般纷纷往成都方向跑。汽车、摩托车、拖拉机……各种交通工具上都挤满了人,有的乘客坐在成袋的大米上,旁边放着饮用水。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发现,几乎每人手里都拿着一块毛巾捂着鼻子和嘴巴。

  “上游的化工厂爆炸啦!快跑!”一条令人不安的消息迅速在唐昌镇传开了。

  可是,消息真假难辨。要不要组织群众疏散?如果消息不属实,却组织数万群众转移,极有可能引发社会混乱。如果真有其事,没有及时疏散群众,后果将不堪设想。

  就在这时,税成康和另外两名镇干部主动请缨,到上游去核实情况。3人开着一辆奥拓车,逆着人流往可能的事故发生地赶去。一路上,税成康不停地打电话向指挥部报告沿途情况,他们亲口品尝河水,了解水质变化,为抗震救灾指挥部传回了准确的情报。

  经过一系列勘查,事实证明,上游并没有发生化工厂爆炸事故。准确的消息传到了抗震救灾指挥部,指挥部果断决定安抚群众,不撤离。

  这件事令唐昌镇副镇长苏绍海印象深刻。当时外逃群众较多的地方,发生了不少治安案件,而唐昌镇却民心稳定。税成康冒着生命危险去现场核实情况,功不可没。

  “等大家的气过去了,再作细致解释”

  在税成康的日记中,出现字眼最多的是川电南小区的重建工作。作为城建办副主任,税成康担任甲方代表,负责规划、建设以及施工质量监督等工作,他在小区建设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然而,重建工作异常艰难。最大的阻力来自居民对补偿政策的不理解。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唐昌镇所在的郫县被国家认定为一般灾区,受灾补助的标准参照一般灾区执行。仅一河之隔的都江堰市,则被认定为极重灾区,当地群众享受极重灾区的补助政策,补偿标准更高。这引起了一些业主的不满。

  在川电南小区重建中,每户平均能拿到2.5万元的补助,要住进新房,每户还要再掏5万~6万元。

  税成康反复组织业主开会,解释重建政策。在会上,一些情绪激动的业主认为政府想“吃钱”,甚至辱骂税成康。在这种情况下,税成康从来不发火,“在大家最生气的时候,他总是不说话,等大家的气过去了,他再作细致的解释”。

  67岁的居民易乾贵实在看不过去,多次安慰税成康。税成康总是说:“没关系,群众的心情我能理解。”

  除了解释政策,税成康还以实际行动来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有业主认为小区重建的建材价格高了,税成康就开着自己的车,带着业主代表到外地的钢材厂、水泥厂实地考察建材价格。业主代表跟厂家谈价格的时候,他从不干涉,一概回避。

  考察了一圈回来,业主们接受了这个价格。事实证明,小区的建材采购价比市场价还要低。小区建成后,实际每平方米造价比由预算的1074元降到了1031元,为业主节约了成本。

  新建的川电南小区已经于今年9月底交房,并具备了市场竞争力。12月10日,本报记者在小区看到,墙上已经贴了不少出租、出售房子的广告。记者拨通其中一个电话,对方表示,小区内70多平方米的房子,售价已超过每平方米2000元,大约是造价的两倍。

  在好友刘涛眼里,税成康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是因为有在崇德学校的建设经历。

  2004年年底,在当地农村标准化学校建设过程中,唐昌镇原来的3所中小学校合并为一所学校。原来的3所学校校舍陈旧,一些建筑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建的,有的已经是危房。税成康和另外两位同事负责学校建设项目的协调、监督工作。

  建设过程中,税成康常常过了下班时间还守在工地上。为了保证工程质量,税成康连钢筋的粗细都要亲自过目,还蹲在现场盯着工人浇灌混凝土。

  新建的崇德学校经受住了汶川特大地震的考验,地震中学校建筑没有倒塌,全校3000多名师生没有发生一起伤亡事故。

  事后,税成康曾对刘涛说了两个“幸亏”:幸亏我们突破征地阻力坚持把新学校建起来,幸亏我们保证了施工质量,否则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忙到倒下的那一刻

  从其日记中可以看出,税成康整天忙于各种繁琐的事务。了解当地情况的干部都知道,税成康所做的琐事,其背后是地方乃至国家的大事,是攸关群众利益的大事。

  从2009年8月起,在灾后重建的工作之外,税成康又多了一项任务——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成都是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重要的基础工作。

  按照成都市的部署,第一步工作就是对农民的承包地、宅基地等进行测量、确权,之后予以颁证。对农民来说,确权、颁证工作事关切身利益。比如,成都市将根据确权后的承包地面积,每年向农民发放每亩360元的耕地保护金。若出现数据差错,少量一分地,农民一年就少拿36元耕地保护金。

  在当地很多干部眼里,产权制度改革任务重、难度大,“真不是人干的活儿”。上面部署的工作任务,常常是今天通知,明天就要上交。更棘手的是,里面涉及大量的矛盾和利益的调整。比如,涉及田地的分界,村民常常发生争议,税成康和村干部只好一户一户地做工作。

  按照分工,税成康不仅要联系柏木村,还要从面上指导全镇17个村的确权工作,工作量剧增。

  “小税每天都要到村上来参加测量、数据整理工作,还要协调村民的争议,但他从来不在村里吃饭。”说起税成康这位小老弟,柏木村村主任何英就心疼。有一次,税成康和村干部、各村民小组的组长聚在一起给图纸编号,突然他提出“想眯两分钟”,说完拉过4把木椅子躺下就睡着了。这是何英第一次听税成康主动提出休息。

  大家不忍心打搅他。没想到,不到5分钟他自己就醒来开始工作了。

  遇到妻子加班,税成康就带上女儿税忆宁一起到村里,自己在加班,上幼儿园的小姑娘在一边玩儿。

  妻子张亚霞理解丈夫的工作,不过,有一次她还是生气了。张亚霞的婶婶去世,按照习俗,亲人要在葬礼的前一天前去祭拜。张亚霞下班后就直奔柏木村,叫税成康一起去吃晚饭。张亚霞等了半个小时,税成康事情没办完,还是走不了。一气之下,张亚霞先走了。

  半个小时后,税成康发来短信,向妻子道歉。张亚霞说,像这样的道歉短信,她手机里已经存了不下100条。

  亲戚们总是不理解:“税成康不是领导干部,他怎么也那么忙?”

  税成康忙到了他倒下的那一刻。

  今年9月14日,税成康因头痛、呕吐、高烧不退住院治疗。住院期间,他仍然不断接到川电南小区业主反映问题的电话。易乾贵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她感觉税成康的声音跟平常不一样,“以为他在很远的地方出差”,就挂断了电话。没想到,第二天,镇上一位干部就主动找到易乾贵帮她解决问题,这位干部说,是税成康通知他来的。

  9月26日下午,因病毒性脑炎,税成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年仅36岁。在生命最后时刻,税成康的嘴里喃喃地重复着:建丰、先锋、青春……12、13、17……人们都以为是他意识模糊,在说胡话。一旁的镇干部说:“他不是说胡话,他念叨的是产权制度改革的几个试点村和川电南小区的楼栋号。”

  67岁的易乾贵万分难过:这样的好干部,国家正需要,他不该走啊!

关键词:公务员;日记;感人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

相关新闻